The Real Value of The Architects’ Involvement In The CountrysideU.E.D  12/2016/Vol.104

我其实是每一次到了现场遇到状况之后,才不断地体会到,我们做为外来的建筑师,更该去向农民学习,而不是去教农民什么。我们学习如何与农村共处,如何在农村设计一个感觉上是从这里面长出来的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