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 ARE THE ARCHITECTS DOING
by Archiposition, 2015.09

不做点“无趣”的事务,怎能叫“事务所”呢
有方空间的采访中,建筑师刘宇扬提到:“我个人的体验是,真正的乐趣来自于首先发觉项目中的“有趣“之处,并在处理完所有的“无趣”之后,仍能保留下一些“有趣”的痕迹。但是,一个毫无趣味的项目却是绝对不行的。”